艺术家数字资产管理 访问量:2652569

袁武

YUAN WU
袁武

【雅昌专稿】“艺术长沙”这十年:从一个展览到一座城市的选择

2017-12-16 01:54:39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 洪镁

导语:2017年12月16日,“2017艺术长沙”开幕,安东尼·葛姆雷、何多苓庞茂琨、萧昱、袁武5位艺术家的个展分别在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和长沙美术馆展出。时值“艺术长沙”十周年,这项双年展逐渐褪去它创立早期的华丽外衣,越来越平实地去践行它的学术性、国际性期待与承诺,也似乎回归到了它启程的地方:“把当代艺术带去长沙”。

十年成长,这座城市好像也在和“艺术长沙”一起生长,它有了越来越完善的展览体系、越来越合乎标准的展览场地、越来越专业的普通观众、越来越丰富的文化土壤;它也正像是发起人谭国斌曾经憧憬的古根海姆博物馆一样,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一个标签、一个特点,甚至一种描述。

场地之变:由合作者到话事人?

临近“艺术长沙”开幕,已入夜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仍是灯火喧嚣,像往届一样,展厅还是需要不断地进行最后的展陈调整。二楼接待区的陈设与两年前则有了一些不同,曾经在兴兰堂接待过无数赫赫在列的中国及外国当代艺术家的大长桌,不知何时摆进了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湘江壹号新址,就像是一个标志,如今,这里取代兴兰堂成为“艺术长沙”的会客主阵地。

而在这十年间,“艺术长沙”的展览场地也几经更替。

“2011艺术长沙”展览现场

前三届“艺术长沙”并没有在2005年就已经建立的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而是选在了湖南省博物馆。“当时这样考虑的原因很多,比较下来湖南省博物馆也是最好的选择。首先是出于‘艺术长沙’作为一个当代艺术展本身的考虑,07年与博物馆合作的当代艺术展案例还非常少,但是我当时的理解是把当代艺术和距今两三千年的马王堆这样的古代艺术放在一起,产生的是一种时空中的艺术对话,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背景是当时中国的当代艺术还没有那么多的展览、没有那么广地被大家知道,它并不是主流的,但是湖南省博物馆在2008年之前的每年10月、11月的累积参观人次就已经能够达到10万了,所以这也是出于推广的考虑。当然也有场地的考虑,湖南省博物馆有一个做临展的大展厅空间非常好,无柱的,大概有700多平米,高度差不多6.5米,特别适合当代艺术的展陈需求;省博作为一个主流的公立博物馆,当时的陈建明馆长和馆里的工作人员在展陈经验上、在场地上、在展览费用上都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

“2013艺术长沙”展览现场

2012年6月,作为“艺术长沙”主展场的湖南省博物馆开始了为期5年的闭馆改建,随后的“2013艺术长沙:周春芽郭伟、丁乙、向京艺术展”将展览场地选在了极具红色情怀的长沙市博物馆,又一家公立艺术机构对“艺术长沙”敞开了大门。

“2015艺术长沙”展览现场

2014年,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迁址湘江壹号,“2015艺术长沙:连接中国的桥——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王广义、王友身、朱加”是新场馆的第一次“艺术长沙”之旅。

在“2017艺术长沙”,安东尼·葛姆雷、何多苓庞茂琨、萧昱、袁武5位艺术家的个展分别设置在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和长沙美术馆,而此次展览,也是原为长沙市博物馆的这座建筑在维修后变更为长沙美术馆之后的首秀,亦是谭国斌在担任长沙美术馆馆长之后的首次展览。

“如果说‘艺术长沙’这十年走下来有哪些变化?我想这些变化是从展览的每一个细节中可以看到的”。正像是它的场地之变,这个能够直接地体现一场展览的立场与能量的信息显示出,这十年“艺术长沙”从文博单位的支持逐渐走向政府的认可;从展览场地的合作者成为展览场地的话事人。

“07年我们做第一届‘艺术长沙’的时候,事实上有关部门还是抱着一种既支持又有所保留的态度。做了几届以后,政府看到成效不错当然很高兴,也明确地表示了支持,包括像广电集团等媒体也成为‘艺术长沙’非常重要且坚强的后盾”,陈建明曾在谈到在“艺术长沙”发展中民营美术馆与公共机构及政府的合作时表示,在这个方向上,“艺术长沙”走过了一段并不容易的路。

而现在,政府也逐渐增加了一些资金的投入,尽管相对于展览的整体开销来说金额并不多,谭国斌认为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了,“如果没有政府部门的介入,尤其是‘艺术长沙’刚进入这座城市的那几年,当代艺术仅仅以民间方式进行呈现影响力和传播力度就相当有限。北京、上海这种当代艺术比较发达的城市,渠道更加多元化,对当代艺术的包容性更强,但是对于长沙而言,这非常必要”。

根据湖南省文化厅发布的《湖南省文化厅2016年文化发展统计公报》数据,2016年,湖南省文化事业费用达到24.19亿元;相比2011年的9.88亿元,增长近2倍。相信在这样可以量化的数字增长,以及不可量化的“艺术长沙”对这座城市影响力的提升中,谭国斌所期待的“‘艺术长沙’最终能由政府接手”的未来或许并不遥远了。

 

安东尼·葛姆雷作品《临界质量II》曾被放置在世界各地

生态之变:“十年,这个结果呈现出来了”

谭国斌一直认为,湖南并不缺好的艺术家,“湖南很多当代艺术也是很不错的,但是这些艺术家都去了国外或者北京这些地方去发展了。基本的原因在于湖南是一个内陆省份,文化的地方性比较强;另外湖南也没有专业美院这样的美术学院体系,所以很难留下一些美术人才,大量有才华的艺术家都流失去了外地。其实湖南并不缺乏艺术大家,像黄永玉齐白石都是湖南人”。

袁武《在朱耷山水上耕种》340×340cm 宣纸水墨 2011年

袁武《水不深》 193cm×624cm 2013年

在湖南能够推出好的艺术家的同时,湖南省画廊协会会长李莉认为湖南的艺术机构、艺术市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是缺位的。“之前我们并没有意识到一个正规的艺术机构的运作是怎么样的,我们把画挂在墙上,带着认识的人来看展览,至于作为一个艺术机构如何将这个展览有效地运作起来,我们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标准和概念”。

策展人、评论家杨卫作为土生土长的湖南人,见证着湖南整个艺术气候的变迁。曾经在谈及出走湖南北上的经历时,杨卫认为除了湖南省美术出版社形成的小范围在关注当代艺术外,整个湖南与当代艺术是绝缘的。“当代艺术在2007年之前几乎没有市场”。而“艺术长沙”引入艺术明星,通过明星效应,让大众知道当代艺术是什么。

何多苓 《带阁楼的房子》布面油画1986

何多苓《俄罗斯森林(青铜时代)》150cm×200cm 2017

但是到了十年后的“艺术长沙”,“你可以看到,它的外围展和平行展都是有序进行的,各个展览按照双年展的策展人模式来操作,展览之间可以有效对接,所有的展览也都有非常好的前期宣传,这种状态才是最合常理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育,可能将来还会有更多的活动能够与‘艺术长沙’对接”。

伴随着机构的成长,当代艺术市场份额也在逐渐增长。“随着‘艺术长沙’带来的社会效应,长沙的收藏家们对当代艺术刮目相看。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收藏当代艺术,正因为有‘艺术长沙’,让原来收古玩、国画的藏家和不懂当代艺术的企业家们对当代艺术有了一定的了解并开始收藏,湖南卫视主持人汪涵就是其中之一。”

庞茂琨《河中偶遇》160×120cm 布面油画 2017

庞茂琨《维拉兹贵兹的客厅》180×280cm 布面油画 2017

“从2007年开始,谭国斌和‘艺术长沙’为长沙贡献了很多艺术元素,发展艺术也逐渐成为长沙的共识”。长沙市文广新局局长、党委书记杨长江表示,现在长沙的私人美术馆发展很快,不仅有谭国斌美术馆,还有全球最大的私人美术馆--李自健美术馆;在公共美术馆部分,长沙市美术馆即将开幕,梅溪湖国际中心美术馆也将在年底建成并投入使用;长沙博物馆、长沙简牍博物馆都开设了公共艺术展览空间,长沙将为全国甚至全世界的艺术家提供艺术创作、交流、展览的条件。

萧昱 展出作品概念

萧昱 “漩涡”概念图

“其实艺术长沙给湖南给长沙带来什么,从观念上来讲,我们公认现在的当代将来一定是将来的传统,如果湖南永远不去接纳当代,可能我们还停留在很多年以前,‘艺术长沙’把新鲜的、国外和国内的一线当代艺术家引进来,对其他艺术机构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在资源上,我们把香港、台湾或者是离我们更近一点的画廊资源也引到湖南来,让本土资源不仅仅是在本地发生;我们可以跟他们交流,可以把我们的艺术家带到他们的地方进行展示,形成一个良性的发展模式”。

谈到“艺术长沙”十年之变,李莉表示:“湖南的文化艺术在全国还属于中流水平,老谭突然把当代艺术的大咖都引进来,可能大家有点儿接受不了。经过了十年的浸入,机构、市场好像突然找到感觉了,这个行业的每一个环节逐渐变得有序,这个适应的结果就呈现出来了”。

结语:“从第一届起看到湖南大学美院的学生在毛焰老师面前听课的那个场面让我最感动。因为北京、上海的展览很多,所以他们美院的学生看展览的机遇比较多,而我们长沙中部这些城市能看到一些好的艺术展览是非常少的,有了‘艺术长沙’,不管是湖南还是湖北的观众都跑过来看,也有很多外地的来看。”

在谭国斌的心里,是想将当代艺术推广到公共中。正像是在谈到“艺术长沙”的意义时,它的早期参与者之一陈建明所说的:“艺术品得以观看从本质上而言就是个人的观看和公共的观看。艺术家个人有创作,收藏家有收藏,从我的角度来说,他们还是个体的观看。那么,怎么才能达成公共的观看?那就是博物馆的力量。”

谭国斌说:“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花费那么多钱在办‘艺术长沙’,我总是告诉他们你们十年之后再来看看就知道我为什么做艺术长沙了。如今经过了十年时间,在“艺术长沙”作用和刺激下,这座城市逐步建立起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当代艺术生态系统,那么如何把当代艺术的小生态和整个社会生活的大生态更好的建立联系,也许是谭国斌及“艺术长沙”应该时刻的问题。

返回顶部
微官网二维码

袁武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