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数字资产管理 访问量:2591035

袁武

YUAN WU
袁武

名家点评袁武摘录

2016-08-24 10:24:30 来源:艺术家提供

邵大箴的点评放在此作品旁,圆厅的序厅进门右边墙面:

邵大箴:袁武在邓小平形象的塑造中,没有把重点放在表现领袖人物的“高大”这个基点上,他刻画了一位慈祥、睿智的长者正以其特有的姿势在纵论国事。坐在“画中画”右下方的作者的母亲,一位普通的中国老年妇女,用极其普通的方式,表达她对使中国走上富强道路的伟人的敬意。这幅画的构思非同一般,画幅中有两位主人公:领袖和普通的老年妇女。画中的“我”即作者是缺席的,他的感情融在小平和母亲的形象中了。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作者亲历的生活,画面上表现出来的又是“原”生活形态,画面构思新颖,耐人寻味、耐人咀嚼。

8号厅西藏题材作品的空间里穿插杨炼的评论:

杨炼:没有人能不被他的肖像系列所震撼、所感动。这里,每幅画都是、又都远不止是一张脸。老人的、孩子的,男人的,女人的,仰望的,垂首的,沧桑的,俊美的,悲苦的,宁静的……合为一个词:虔敬的。每张脸上独特设计的色调,赋予脸自己的季节,那厚重巨石般的块面,那精细勾勒的发辫(发丝),浓墨处如喜马拉雅群山暗夜;留空时又一风吹散流云。这只是脸吗?抑或包含了整个中国山水画传统?

没有人能忽略那一双双手,永远合十,永远孤零零漂浮在空白中。它们不属于脸,却与脸呼应互动,成为脸的延伸部。当脸瞑目低垂,手常高举顶礼;当脸凝眸向上,手又蜷缩收回。主题的叠加,构图的单纯,突出着艺术表现力,让我们的视觉,集中于给每双手赋予“表情”的构成元素:线条,色彩、笔墨、晕染——艺术家创造的自觉。

没有人的眼睛,会不凝注于袁武笔下那一双双眼睛!我们不得不贴近去看,那紧闭眼睑的,深藏进幽暗,总能更幽暗,犹如笼罩在摇曳的酥油灯光中,或沉沉暮色下,全部神思凝聚在一片向内的视野上;那瞪大瞳孔的,是惊恐?是追询?是欢悦?有时,透过发辫的帘幕,皱纹累累的眼皮间,赫然凸起一块眼白,乌有的眼睛,终于认出乌有。

没有人伫立展厅中,会不感到身边荡漾着一股“气”:袁武吹入每幅作品的那口“仙气”——几乎像神迹,他的画在呼吸!无论肖像,还是长跪,画幅上都有种活生生的“透气”感。这是灵魂之“气”,也是笔墨之“气”,或者说,灵魂之气正透过水墨,吹拂着我们!从起点上色彩浓艳的“长跪”三联画大作开始,仿佛是同一个人,幻化成一张张肖像、一次次长跪,到终点褪尽颜色,还原成一具匍匐的残骸。色即是空,如此逼人。但,且慢,空亦是色:生死参悟,成就的正是艺术之美。袁武激活水墨的可能性,通过掘进自身这条隧道,让震撼我们的西藏,不再停留于外在之物,而转化为艺术的内在精神。

9号厅的墙面上:

郎绍君:“个性化的诠释”,是说袁武在承继前人写实画法风格的同时,注入了自己的理解与个性,对这一路线有所创造和推进。他将曾被神化、戏剧化的“红、光、亮”英雄形象“还原为人”,不回避他们相貌平平或情绪低沉,也不回避对生存的沉重和苦难的描写;他强化甚至夸张人物的特征,但不把他们“漫画化”(写意人物的“漫画化”,是当代人物画的普遍现象);他探索刻画大尺幅人物形象的笔墨方法,以适应公共绘画之需;他追求人物画的北方气质与大壮风格,但避免概念化的“傻大黑粗”。尤可注意的是,他虽然坚持写实路线,却具有一种浪漫气质和内在激情……美术史告诉我们,出色的写实作品不仅有出色的写实技巧,还一定有深沉的感情表达和有力的思想寄托。袁武的个性使他不满足于复制式的“写实”描绘,而总是力求赋予自己的人物以厚重的性格和粗粝的情感,并由此而拉开与前人的距离,赢得鲜明的个性与当代性。

范迪安:袁武以其粗粝厚重的人物画和真挚的现实关切情怀享誉画坛,在他那一幅幅巨大的水墨人物作品中,无论是对历史题材的表现还是对农民与其栖息的大自然的生命关切,甚至对当代特定人群精神生活现象的深刻再现,都传达了他以当代“现实主义”题材为导向,以画家对所在社会中普通人的生活方式为关注点和精神归属的价值立场。袁武以最为质朴的人文视角,以特殊的绘画信念为动力,在长期坚持和不断深化的水墨累积中,练就了用最单纯而雄强的绘画语言捕捉人物瞬间情态、社会身份和精神特质的高超能力,这就使得他的“创作”可以用最纯粹的方式获得最准确的效果,这也构成了他艺术强烈的时代精神。

返回顶部
微官网二维码

袁武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了